任何时候都「适当」的童话 > Shinemoon

读书 读书 碟形世界

在奇幻/科幻作家里,我仰慕和佩服的不少,但是只有两个人让我读他们的作品时,会忍不住痛骂他们想象力的极端过剩——以及由之而来或许不自知的挥霍;其实我何尝不知道,这种心态的根源,就是来源于想象力贫瘠的凡人,对于天才的嫉妒罢了。

特里·普拉切特就是其中之一。他的任何一本书,在一个章节中一本正经开出的脑洞和段子,放在一个普通作家手里,通常都足够撑上一本书了;更何况他的段子、笑点从来都是高级而不落俗套,和有些乍看上去相似的作家(是的,比如段子爱走下三路,连直男如我都有些吃不消的皮尔斯·安东尼的「赞斯大陆」)比起来,可谓云泥之别。

不管他的「碟形世界」的哪一个分支系列,我所看的每一本书,他都没有让我失望过:不管是主系列「Rincewind」的「正统(?)」魔法奇幻探险、「Witches」系列的女权、「Death」系列的成长小说(?)、「Citywatch」们的铁骨铮铮,甚至是「Ancient」的异域风情和「Industrial Revolution」的老派科幻(还是偏凡尔纳这类…天..),老头子真正的把碟形世界扩充成了一个具备自己独特生命力的,早已靠着读者们的念力投射于某一个自我运行的平行世界的真实存在了——至少我深信。

可是唯独「Young Adult」这个系列我没读过——虽然事后知道,其实「猫和少年魔笛手」其实好多年前就有过一版中文版,可是毕竟,我接触到碟形世界的时候,早已脱离了去读类似「儿童」或者「少年」文学的阶段,就连我这次意外之喜拿到读客这版时,看到书之后还有点担心,会不会这次面向少年读者的普拉切特会让我终于有点失望呢?

我想多了。

这部《猫和少年魔笛手》即使对于没有接触过「碟形世界」的读者来说也是相当友好毫无门槛的(当然,其实大部分其他正统作品其实也是「相当友好毫无门槛」的…),除了作为突变源头的魔法大学后门垃圾堆以及最后出来客串(并且喜闻乐见的行了方便)的死神,故事并没有太多的牵涉到其他的线路,而作为中译本,为了销售或者读者方便理解,也中规中矩的把《The AMAZING MAURICE and HIS EDUCATED RODENTS》变成了现在的名字(基思:我不爱出风头,为什么要我上标题?); 包括后续还有好几本的碟形世界的出版计划——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碟形世界在国内的热度和知名度,和它真实的魅力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

故事很简单,普拉切特再次(为什么说再次?)在「碟形世界」里复刻(并且少不了借机吐槽、打趣、修改)大家熟知的童话和许多相关概念:穿靴子的猫、惠廷顿和猫、格林童话的魔笛手等等等等。但是,每一个似曾相识,都只是为了读者可以更快的领悟到情况,和最迅速的和作者准备开始吐槽的方向自动对齐,获得一种心领神会的默契,这也是他一贯擅长的。

可是,他在这本书里写了什么样的事和什么样的人(动)物呢?

有看上去木讷却大智若愚的少年吹笛手,他寡言但是心里却如同明镜,沉着而并不呆,关键时刻可以挺身而出;

有满脑子童话、传奇和冒险的市长女儿,充满正义感但是满嘴跑火车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至于和她交谈的人们都要提防自己被一不小心就卷进她的长篇故事;

自从具备了高等智慧和说话能力之后,把属于猫的狡黠和对人类心理洞察发挥到了极致的莫里斯,明明表面上唯利是图,但是一方面心里背负着自己曾经吃下过已经具备智慧的老鼠的原罪和愧疚,一方面总是在最后关头无法实践自己最大程度的「利己主义」的初衷,这种傲娇和善良,让它可以担当起这本群像作品中重要的主人公角色;

但是,如果说上面这些人物撑起了属于这本书的「少儿」部分的「表」,那么,作为同样重要的突变老鼠们,撑起的却是更重要的「里」了。

它们中有挣扎在「旧」的老鼠族群价值观和知识和「新」的情势与理念的之间的头脑简单、虚荣但是勇敢有担当的头领「火腿」;有被人视为有力的新领袖竞争者,但是却隐忍节制忠诚的、领导着老鼠中最精锐的「拆夹队」的「黑皮」;有虽然眼盲,但是具备着哲学家一般的气质和眼光,可以指引鼠群走向未来的「毒豆子」;有聪明,温柔而坚定的他的迷妹「桃子」等等

它们经历了什么?

从懵懂的老鼠本能中觉醒,它们变成了有智慧的老鼠;

它们要思考如何谋生,如何建立它们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做事情需要考虑吗?垃圾可以当做食物吗?多洗澡到底好还是不好?偷东西吃究竟道德不道德(姑且不谈究竟属于哪方的道德)?……

它们要摸索和决定究竟如何看待和对待那些曾经和自己一样,但是目前却仿佛两个族群的普通「吱吱」老鼠们:这些无意识和智慧的生物,和现在的自己有什么一样和不一样的?应该把它们当做敌人吗? 应该把它们当做低等可以驱使欺负的对象吗?

它们在能不能吃死去的老鼠的问题上面临着纠结的选择:以前老鼠在没食物的时候,可不会犹豫这些——即使按照「莫里斯」的原则,那么不会说话的「吱吱」们的尸体呢?

作为同样有智慧的一种方式:究竟是目前突变者们的方式好,还是群体无意识的接受所谓集中化的「老鼠王」的恐怖指挥才是正确的?

很多很多的问题,在作者笔下写来,看似轻松,但是细细一想,真的可谓「细思恐极」,当中涉及的很多深层次的伦理层面的考量,不由让人想起诸如《神们自己》、《死者代言人》等等。这绝不是给所有少年们来思考的话题。

所以,这就是普拉切特高明的地方,他绝不因为是写给孩子们看的书而放下了尊重,他相信他写下的这本书给他的读者们,在不同的阶段,可以读出不一样的意义;而不论在什么样的阶段,你能读到这本书,它都会是「适当」的。

两年前,看到普拉切特去世的消息时,我的内心震荡不小,哪怕是因为幼稚吧,我隐隐觉得,死神怎么会这么不通情面?明明书里你不是这么不通人情的——而不幸中的幸运是,我看碟形世界还是看得不多,老头子的去世,并不是我认识碟形世界的终点,感谢那些努力的译者和出版社……

PS. 我最心水的其实还是「City Watch」和「Industry Revolutoin」系列,只求以后能看到更多(祈祷)……

17 Jul 2017 , 写于 夏夜
读客赠书,豆瓣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