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hine 050 > Shinemoon

闲话 闲话 moonshine

拖拖拉拉的,这几个月虽然写了不少读后感之类的文章,但是,关于自己的东西,我却少有提到。一则是因为个性使然,就算往日,每当要写到自己,终归有些赧然,无论好的或是坏的;二则逃不过个「懒」字。

并非说过去的这段时间,我自己就毫无值得写下来的东西。事情再怎么琐屑无聊,终归是属于我这个左支右绌的本命年里所跨越的一个又一个小小的记录,即使对旁人毫无意义,但是对于生活平淡乏善可陈的自身来说,照样是值得回望的。

春夏之交,却正是忙乱的时候。在东南一贯无常的天气和冷热之下,随随便便的去芬兰开了个随随便便的会,目的且宏大,可是开会过程和结果却不出意料的让人哭笑不得,透过这个会议所体现出来的那种庞大、缓慢、转向不便外加冗繁的无力感,可真让人有些隐隐担心,而且,其后果在时隔快半年的现在,也的确种因得果的让人倍觉苦涩。

我几乎不太愿意回顾从五月中旬到六月份那段时间的忙忙碌碌的差旅安排,不过,到了最后,算是用我特有的方式,简单划一的避免了满地乱跑的麻烦,用一个紧急交接为由的上海系列出差的理由,去除了五六月间挤挤攘攘的德国、北京等等的原定计划。到现在都还觉得自己机智无比……

虽然,耽误了同行同事的晚餐、在宛如末日天空背景下的中环高架上疾驰并且最终遇到暴雨、雨歇后的夜里在大概久违了八年多的田林街头散步觅食这种种都将是很难忘的回忆,可是,面临所谓交接的种种,从那个六月开始,带着余响的震荡至今还没有止歇。更为甚者,这些种种杂乱混入前面提到的公司层面的混乱中,着实热闹。

看过了这些乱象,原本不该对于身边,特别是办公室里的些微细末而动气,毋宁说,对什么都不该动气,只是到底修行不够。有时候等到自己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得罪起人来也未免太过果断,但让自己担心的是,往往这一丝的懊恼,会随即被汪老那句「马不停蹄,一意孤行」所鼓舞,是啊,「人生苦短」,岂有太多时间周旋?

在过去这大半年里,私人时间和那点点积极情绪多半被有生之年避无可避的装修占去。时间、精力还是次要,可是在一个和平时交往处理的事物完全两套规则的语境下,更考验的还是那点情绪和心态。好在,终于算是完成,后面的细节末支需要逐渐补全,但是到底已经无关大体,这么大半年的磨练,对我来说,真可谓是一场修行。

至于其他,爸妈一起常驻杭州这半年增援,当然算是大大缓解了眼下的压力,小宝也出落的白白胖胖,看着甚是可爱,至于日见调皮的老大,终究开始了他的小学生涯。想到自己小学时的种种,不由再次默念「人生苦短」,暗暗心惊。

天色也慢慢的冷清下来,两三周前的酷暑恍若隔世。树色也渐次泛起了旧色,风起时,也往往夹带着似有似无的雨丝,难得的中秋国庆双节,我依然避世一样的在家周边习惯的半径区域内活动着,浑不知数里外的断桥挤断了4G信号,也隐隐知道群里的旧友们在故乡的小聚似乎也并未如最开始设想的一样顺利和齐备,大家陆陆续续,先先后后的(因为各种各样身不由己的原因)到达离开家乡,却凑不上一趟完整的聚会,真是一群疲惫冷漠的中年人——

停笔回看,分明把一篇随笔撺掇成了「半年」小结,待到年末,岂不是可以偷懒不少?

可是既然都成了小结,那也不能不提下读书。无他,终于勉强能体会到柳词的妙处了,可是,似乎也没什么好高兴的,「秋士易感」这毛病恐怕只有加深了,遇到近日这样的多云天气,却只会更丧。

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搁笔。

06 Oct 2017 , 写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