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hine 054

今天是上一篇日志两个月(大概)之后了,提起笔来,斟酌半天,却也只能写下Moonshine 054这种自我放水的标题。

两个月坐在桌前,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可是如果翻翻自己的一些闲碎的饭否,才发现其实逝水一般,并没有那么的平淡,只是身侧流过,痕迹不显罢了。

今年暑假前半段就是世界杯的季节,无论是个人喜好还是心境,都是我没有太关注,只是旁观者一般的看着喧闹的狂欢,而且做一个不看球的成年人,仿佛是在这个酷热的夏天,多出了好多好多的时间。

继续被老婆和爸妈之间的膈应所烦恼,所幸读完一部王阳明的传记,发现纵然是圣贤,身前身后的家事也依然是烦恼无比,顿时觉得长出了一口气。而,半哄半催把爸妈和小啦给劝到杭州过暑假,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所谓家人,到底还是见面之后,矛盾也好、融洽也好,面对面的解决就算再难,也好过于无休止的揣测。

群里热闹的谈着国庆节二十年毕业聚会的事情,对我无可无不可,正反两面既有着‘一期一会’的感慨,也有着‘人生如逆旅,彼此皆过客’的惫怠,但是终究还是报着名再说,哪怕是存了和要好的几位能多次碰头的机会也好。

最近一些公司人事上的项目和人事上的事情有些烦心;处理来处理去,多少有些两难,这才体会到了,只有守住自己所谓「原则」,所谓不论情势千变万化,唯独秉持自己的「道」恐怕才是真的最偷懒的方法,最适合懒人了。这是难得的现学现卖,好歹第一季度读了些王阳明以及在‘正义’‘功利’间激辩的《治大国:古代中国的正义两难》——甚至就连一本描述清朝前中期的士林风气怎样被皇权驯化的书里,也遍布了各种两难纠结。散心尤甚读小说。

某天,接到毕业二十几年后只见过一次面的初中时好友的求助电话,既对同为中年人作为家里支柱,必须面对生老病死时的无奈而心有戚戚,又对自己当时困惑于对几乎已经陌生的他到底应该信任多少和能帮多少时的犹豫而沮丧;而这几十年前的记忆,已经越来越近乎历史。

就仿佛听人在点评《狄仁杰III》谈到徐克的过往作品,唏嘘说到,徐克的那些作品现在青年观影群体可能都没怎么接触云云。殊不知,老怪那些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好些当年对我来说可都曾是新片——甚至在论坛上看人聊周星驰,说起2005年的《功夫》都说这部作品当年盛况可能现在没多少人知道,作为当年直接在电影院看了5遍(前两年3D重映又看了一遍)的人,能不叹老?

13 Aug 2018 , 写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