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hine 049 > Shinemoon

闲话 Moonshine 读书

日子过的有点浑浑噩噩,并不是太闲,反而是有点忙乱得没头绪。

事情忙倒不算新鲜,只是有些东西超出自己的普通的已知范畴,会有些惶惶然,比如装修。一方面是用心的确不够,另一方面也是的确缺乏经验,很多东西发现自己做不到面面俱到,老是会有些疏忽的地方。招惹埋怨的同时,自己也有些事后的头疼和后悔,那种力所不逮导致产出质量有限或者遗憾的不好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心力憔悴。

最近开始看(终于)《卡拉马佐夫兄弟》,说起来,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我算上这部,应该是第四本了,每两部之间的阅读间隔大概是5到10年的样子,从自己高中读到了今天。每次读之前都要略微忐忑一番,生怕晦涩而读不下去,可是每次拿起来之后,都发现意外的顺畅。

而《卡拉马佐夫兄弟》尤其如此,不管是紧张的剧情推进部分、描写人与人之间的亲情爱情部分,甚至是作者塞私货,宣讲自己的三观和宗教理念的长篇论述,一口气读下来都丝毫不觉得别扭和艰难。陀思妥耶夫斯基身居人类文学家顶尖层面,而《卡拉马佐夫兄弟》又做为他本人的巅峰作品这样的事实,的确无可撼动,令人折服。

因为贪赠书,同时接了两周内阅读和完成《沙丘》书评的任务(出版方从豆瓣上联系的),只能说把《沙丘》和《卡拉马佐夫兄弟》摆在一起来读,实在是太不公平的计划;尽管前者的舞台是星辰大海,情节涉及的是家族、种族和星球,但是在矛盾冲突和对心灵的激荡上带来的冲击,反而不如《卡拉马佐夫兄弟》中两个普通人之间短短几分钟的简单言谈来的大。‘好’、‘杰出’和‘完美’之间的区别有的时候真的是让人无可奈何。

而就我看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震撼力,鲁迅先生已经说的非常鞭辟入里:

到后来,他竟作为罪孽深重的罪人,同时也是残酷的拷问官而出现了。他把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放在万难忍受的境遇里,来试炼它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的洁白来。

让人泪落的,往往就是藏在被这个世界的污浊包裹在最深处的那一些纯白。

28 Mar 2017 , 写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