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hine 054

爸妈这次按照国庆期间的约定带着小拉小住。终于有那么一次算是预先有计划、执行无大惊奇的例子,虽然今后和可见的纠结并不会少,可是多少带来了些许安心感。

来之前,妈妈先去和朋友坐了一圈邮轮,比爸爸和小拉晚来一周,可是,等到她赶来的第二天, 前一周在帮着烧饭看顾的丈母娘却莫名其妙的在接放学的路上摔了一跤,膝盖上甚至做了个手术,接下来直到过年前后,恐怕都只有在家里卧床。这正是又在暗暗提醒我祸福相倚的道理。

因为收拾东西,从丈母娘家里搬来一直在床下压了十几年的旧书箱。除了找到了大学期间的那些闲书,更重要的是翻出来大学一年纪尚未断掉的日记。那字是真丑——但是内容还是读来既熟悉又新鲜,包括描写我和老婆的第一次认识都用的是二十年前那茫然不知未来孽缘的无辜眼光,让人对命运真是肃然起敬。由此更加叹息,我放在家里从初中一直记录到读大学之前整整三年多的日记本,在国庆回家聚会的期间,可算是确认应该是被我妈给清理扔掉了。

这对我退休后写回忆录可真是个重大的打击,虽然也许这样能写的更好也未尝可知。只是真有那一天,我写下来的记忆恐怕更多是想象了。

这里的偏差不会小。

同样是在翻找旧物的过程里,找到了2012年春节我爸刻录给我带回来的当时拍的照片。这么六年过去了,我暗暗惊异于爸妈的老去:那时的他们抱着天天在拍照时,不论是更黑的发色、红润和饱满的脸颊,甚至是我爸发型和胡须,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至少从照片上看来,6年前的他们更像是30年前抱着我拍照的他们,而现在的他们的姿态,真的有些‘老人家’的样子了。毕竟是60多岁的人了,悚然心惊。

在新房子里已经住了半年的样子了,生活似乎已经习惯了当下的轨道;各种新的习惯像植物一样默默的生长,小朋友也丝毫不会眷恋偶尔回去搬搬东西的空置的老房子。

岳阳三荷机场居然就这么真的开通使用了,而且头批的航班就有杭州直航在内(这次年前爸妈和小拉的回程,就已经预订好了机票,我约莫估计门到门时间也就4个多小时罢了),我真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多年以后,兴许家乡的年轻人会早就习惯了从岳阳飞机出行的便利,而彻底忘记了仿佛历史古迹一样的、我所经历过的‘古早’的出行经历吧?

而我也慢慢的习惯于现在的忙碌,尽力用更扎实的物件密度来塞满时光流失的空虚感。

19 Dec 2018 , 写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