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hine 047 > Shinemoon

闲话 Moonshine 岳阳

杭州处在G20的准备、执行和褪去的神奇的过程中,作为居住在杭州的人,可算是体会到了独特的经验。

顺便一说,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连我在知乎上一篇很‘温和’的评论杭州G20的准备工作的回答,就在开会前几天被因‘政治敏感’而删除了,这可是不多见的。

其实总的来说,我还是很喜欢G20的,因为它我才能在夏天秋天交汇的时刻就体验到过年的感觉:大街上空空如也,商铺十之八九因为各种‘整顿、装修’原因大门紧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巡逻和街坊老人,另外还有开车出门遇到封路全靠运气的随性。只是会议一完,这积聚了一年以上的反弹,不晓得又是怎样的光景。

但是,这么几周,杭州的气氛极其特别,那种介于‘假期’和‘工作日’的悬浮的感觉,真让人不舍。

借着这个感觉,身边不少人请假,我也不能免俗,请了假跑回家去接过完了暑假的儿子。一个半月多在老家撒欢的他从刚开始无忧无虑,到了后期时不时也会嘀咕下:什么时候回杭州啊? 听爸妈说到这个,我也忍不住想去早点把他捞回来了。

路途上,高铁似乎并没有因为开会而有明显的客流涨落,去程好歹还是单人独行,乐得自在,车过诸暨,想起人说的江浙农郊盖房,必以金属小球堆成塔状为避雷针于顶,而以球数状家产,一球一百万,如此类推。观察了一下,的确常见。三、四、五、六都有,第一反应是这种单位恐怕已经跟不上经济发展,第二是如此容易虚报造假的炫富方式如果真的能用,反见得民风淳朴,古风盎然,但是,细细一看,又村村不同,甚至同一块也有不遵守的,这么一想,多半这个说法并不精确——也只有这种无压力的‘单人旅行’才容我有这样的闲心去瞎想了。

到了饭点,因为是轻装简行,要的就是想走就走的随性,我根本也没提前准备,于是直接就叫了盒饭。少年时坐火车向来不爱买盒饭,一则嫌太贵,二则总在旅途当中一心念着到达,觉得这种“中间态”能简则简,甚至有时候干脆也就不吃了。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细想原因,固然觉得价钱也不那么贵了,更重要的是,知道人生的重点恐怕多在这种“中间态”上,何况年纪大了不扛饿了,偏偏还懒得自己张罗…

到了岳阳,天气在酷暑和最后临行前两天的凉雨间摇摆,当然这其实对我并没太大的区别,在家里的几天,回到家,睡得早起的晚,中午午睡也自然醒,依然没觉得睡够。唯独遗憾的是,并没有哪次睁开眼时,可以恍然发现自己还是小学初中,醒转在老房子的单人床上。而且,比起往年,一方面既没有可以拜访和被拜访的对象,另一方面,心里因为年底二宝诞生(以及后续的琐事)还有正在进行中的买房交房手续,也兴味欠佳——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可叹的是,这明明是我生长于兹的故乡。

当然并非全无‘社交’,总算依然会到了正好因为项目原因常驻岳阳的好友(幸运),但是同样奔波于生活、工作的他,也只是勉强抽出了一个晚上,好歹也让我见到了他可以跑出来趴趴走的儿子;虽然高兴,但是我发现自己的感觉有点复杂:一方面,现在的同学见面,似乎真的除去育儿、教育以及交流下现状并无其他;另一方面,已经勉强可以懂事的儿女也在提醒,我们终于到了当年我们自己勉强懂事时我们父母们的年龄——儿女们此时眼中的我们,正如当年懵懂的我们眼中高大的父母一样——压力骤升。

所以,常常同学会面时,我能不带小孩就不带小孩,这是种逃避,或许,以后应当正视而接受。

而自己这几年来对于家乡的疏远,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程度。爷爷奶奶因为拆迁的原因,终于搬离了他们奉献和居住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厂区,而搬到了另一个在我记忆中似乎颇为偏远,但是等到开车过去发现早已是新城市的中间的老小区(何其普遍的情况);开车出门,一半以上的路程虽然是闹市区,但是却凄然的发现,都是我读书半离开之后开拓的新路;以前心心念念的楼下小店的早餐米粉,如今,却懒于寻觅,因为似乎并不比妈妈早上烧的更好吃;而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觉得家乡街头走过的姑娘不再永远那么明媚可爱……唯独关于疏远而来的这份惆怅本身,为乡愁添上几分动人。

回到杭州,街道依然清冷,管控依然严格,但是这场准备已久的会议终究接近尾声,而刚上班一周左右,新接手的部门就有人开始提出离职,无疑加速我从前面提到的‘悬浮’状态中快快的坐直身子,好好的进入状态了。

夏天终究要过去了。

06 Sep 2016 , 写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