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Uber二三事

某天早晨,我带着儿子叫了车直奔幼儿园,按例和司机聊天:

「现在优步是真方便了吧?既好接生意,估计运管想抓都没法抓啊——双方都不见钱啊!」

「是啊,除非遇到钓鱼的。」

「怎么个钓鱼法?」

「运管出钱请人当乘客,然后举报啊。一次200的」

「怎么会?」

「上次我一个朋友,开的是奥迪新车啊,就是接了个钓鱼执法的,车给扣了,我们花了一万八才搞出来啊……可是不是交易里有他的支付宝信息么?我们几个哥们就把那乘客诓出来了。」

「啊?」

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接着说:「我们几个就把他给收拾了啊,威胁要把他扔到钱塘江里去。」

「这……」

「后来他就老实说了啊,是运管花钱请他去干这事儿的,一次200——嘿,你说这邪不邪乎?!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呢?干这种下作的事情……」

故事讲完,司机大哥又透过后视镜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 * *

某天早晨,当我路过家门口聚集在马路边的「黑摩的」队列时,清清楚楚听到一个黑瘦的中年男子,坐在自己的摩托车上,愤愤不平的骂着「手机叫车,叫你妈了个X的!」,停了一下,又更高声音的重复了一句「叫你妈了个X的」——离他大概十米远,两个年轻人正挥舞着手机,爬上了显然刚叫来的人民优步,扬长而去。

* * *

依然是某天早晨,大概八点半,我还是坐在某部优步上,从整车感觉和司机来看,显然不是专职黑车,司机也不是健谈的类型。

「你这是上班前抽空来开开Uber的?」

「是啊,反正上班时间比较晚,九点半么,公司也就在附近……」

「那挺好的。」

一阵沉默。

我又开口了:「我一直有个疑惑哦,像你这种情况,如果万一有乘客要你去很远而且堵车的地方怎么办?过个江什么的?」

这下似乎略微打开了话匣子。

「哎,这就是我最怕的啊」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比较麻烦,我先问问去哪儿,如果远了呢,我还是尽量和他好好说,让他取消了重新叫一次车。」

「这样啊,可是一般会同意吗?」

「用优步的人,总的来讲还是比较好沟通的,好好的和人家讲讲,我们是业余开开优步的,公司工作是主业,能体谅一下就体谅一下,多半都会同意的。」

我心里终于有点理解了,看来业余时间开优步,没关系,只要主次清楚,分好轻重,那也就没问题了。

但是我还是有点介意。

「你说『多半』,那么要是坚决不同意呢?……」

司机听到这个问题,深深叹了口气,望向前方:

「那就只好迟到了。」

「……」

05 Jun 2015 , 写毕。